<style id="ydy1vw"></style><del id="ydy1vw"></del><fieldset id="ydy1vw"></fieldset><font id="ydy1vw"></font><thead id="ydy1vw"></thead>
      1. 快樂鬥地主遊戲|我有一個溫馨的家

        手機裏一遍又一遍循環播放著五月天的《倔強》,快樂鬥地主遊戲跟著輕輕的哼唱。轉著手中的筆,心中的思緒不知飄向何處。
        曾記得那年,懵懂的我有著一個小小的夢想。看著電視裏的鋼琴家,但這優美的曲子,讓我陶醉,崇拜。我暗自下定決心要學會彈琴。
        當媽媽發現我的夢想時,臉上挂著笑容問我:“決定好了嗎?”我重重的點頭,儀表我的決心。在琴行裏,我拉著媽媽的大手,跑向電子琴。興高采烈地用小手敲著琴鍵,心裏說不出的激動。
        每周末,媽媽一直陪著我去上電子琴課。每次聽到同學家長說:“你家孩子彈得真好,還那麽小。”當時的我,僅僅還在讀大班就比別人早接觸音樂,這讓我十分自豪。
        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考到了六級。似乎,我對夢想沒有如小時候那般執著。所以,六級考試的樂理沒有過。拿到通知書的那刻,我心裏怔住了,完全沒有理會媽媽的批評,自己躲進房間。當時想過,我放棄吧,也許我沒有這天賦。
        但是在媽媽提出可以幫我換電子琴的條件時,我心動猶豫了。在一番自我鬥爭下,決定學下去,堅持自己的夢想。
        可是,追夢的路坎坷不斷,就像植物大戰僵屍裏,一波又一波的僵屍在靠近。
        進初中,讀書壓力變大。在大量的作業下,周末還要去彈琴。明顯,壓力和十級曲目的難度壓得我喘不過氣。爲了這件事,我和媽媽吵得不可開交,砸譜子,敲打琴鍵。
        每次去彈琴,因爲沒有練習准備充分,在譜子上留下老師一個又一個圈。那一個個圈和日期,刺痛我的眼。在老師的批評下。我低著頭走回座位。漸漸地,力不從心,慢慢抗拒,跟不上大家節奏。媽媽無奈,只好秦老師回家單獨陪練。看著媽媽的焦慮。想想我年少的夢想,我努力的擠時間練習。
        我努力把壓力化爲動力,不服媽媽的心願和自己的夢想,拿到十級證書!
        追夢的孩子,努力向前沖,克服坎坷,堅持自己的夢想、我有最後的倔強,握緊雙手絕對不放。思緒回歸,看著歌詞,嘴角微微揚起。

        “咔哒。”隨著鑰匙與鎖芯的契合聲,屋內飯菜的香氣再也阻擋不住,傾瀉而出,我站在門口用力吸了吸鼻子,真是久違了的溫馨氣息啊。

          本來陷在沙發裏打瞌睡的爸爸被關門的聲音驚醒,看到我提著大包小包站在門口,他立刻從沙發上彈起來,三步並作兩步沖到門口,接過我手裏的包。“怎麽這麽晚才回來?”爸爸的聲音裏含著責備和擔心,卻沒再多說什麽。我追著飯菜的香氣來到餐廳,透過玻璃窗看到媽媽正在廚房忙碌,昏黃的燈光灑下,與飯菜的香味交織在一起,將廚房填滿、再溢出,讓整個家都充滿了溫馨的氣息。

          還冒著熱氣的一盤盤菜被端上桌來,我們一家三口圍桌而坐,家中的小狗似乎還不適應我的突然歸來,它緊緊地靠在我的腳邊。我夾起一根土豆絲,夾到一半它卻斷了,軟綿綿地躺在桌子上,爸爸笑著爲我解釋道:“知道你今天下午要回來,你媽一高興從老早就開始炒菜,等啊等啊你也不回來,她想讓你一回來就吃上熱乎的,涼了又炒,炒了又涼,折騰來折騰去,把好好的一盤土豆絲給弄成這樣。”媽媽也笑了,有些局促地在圍裙上搓了搓手,問我道:“要不你再等等,先吃別的,媽媽再去炒一盤?”我搖了搖頭,夾了一大口土豆絲放到嘴裏咀嚼,“不用再炒了,好吃著呢!”皺紋隨著笑容的綻放在媽媽臉上顯現,“那就好。”媽媽像是安慰自己似的,喃喃的說著,點了點頭。綿軟的土豆絲給舌尖帶來了溫馨的觸感。

          飯後,還沾著點點油星的盤子相互依偎在水池中,我正想刷碗,媽媽卻走過來制止了我,把橡膠手套從我手上拽了下來,把我往廚房外推:“你還是去學習吧,水挺涼的,我刷吧我刷吧。”我往外走去,媽媽擰開水龍頭的聲音,水流沖刷盤子的聲音和清洗球摩擦盤子的聲音,流入我的耳朵,振動著我的耳膜,形成一支溫馨的交響曲。

          晚上,我躺在床上,被溫馨的氣息環繞,被溫馨的觸感包圍。快樂鬥地主遊戲有一個溫馨的家!



        2001